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乡城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19 23:49:2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乡城白癜风医院,济宁治白癜风的专家,济南白癜风会遗传么,河北治白癜风的方法,云南白癜风会遗传么,台湾白癜风医院,巩留白癜风医院

曾湖仙 受访者供图

“曾闻其蕴深如湖,道骨仙风未可睹。今知此君涵似海,春风化雨沐其徒。”执教于广州市执信中学的曾湖仙曾被学生如此做诗句形容。

曾湖仙是广东省语文特级教师,他担任备课组长时的执信中学连续多年高考语文成绩位列广州市榜首。

然而曾湖仙却绝非 “严师”,他允许学生不做作业;在上课时跟学生聊足球,聊歌手,聊《人民的名义》,也曾在沉闷备考的时间缝隙里为学生寻找“娱乐元素”,给学生唱跑调歌缓解压力。

“老师要把握时代的脉搏,把握学生的思想,才能和学生产生共鸣。”曾湖仙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

曾湖仙说,他还曾偷偷给学生汇款,救济家境不好的学生,因为怕给学生造成心理上的负担,被救济过的学生至今不知情。

魏晋风骨,强调无为而治

“他真的非常非常不一样,就和他的名字一样,仙气十足。我们都叫他“仙哥”,他也一身仙气,高高瘦瘦,典型文人气质,宛若从魏晋出走的古代人。” 即使已经毕业7年,如今在广州一家媒体工作的刘佳(化名)对曾湖仙还是印象深刻。“他是我见过的最有魏晋风骨的老师。”

“仙哥”的外号是曾湖仙在执信中学的第一批毕业生留给他的,这一外号不胫而走,从2001年沿用至今。

说到魏晋风骨,曾湖仙认为,他对学生对自己都是一种“无为”的态度,这个“无为”是指“不做过分的事情”,也指顺应自然发展的规律。

在高考的大环境下,曾湖仙坦言学生的作业压力比较大,但是他对学生完成作业的问题抱比较通融的态度,以致于有学生偷偷在背后议论,如果做不完作业,就把语文作业放在后面。

他说,语文的积累在平时,偶尔一两次完不成作业影响也不到。“而且不要一个劲儿的走,有时候也需要喘口气。”

“仙哥不是一位严厉的老师,你做不做作业,他不会批评你,所以经常有学生不做作业,但是他讲课真的非常有吸引力。我觉得高中听他的课受益匪浅,是我高中最最美好的回忆,也是我上过的最好的语文课。”刘佳说。

虽然不要求作业,但是曾湖仙连带的好几届毕业班成绩都名列前茅。2004年,他还教出了广东省语文单科状元徐诗凌,他后来担任备课组长时,执信中学连续多年高考语文成绩位列广州市榜首。

语文老师应该是个杂家

“清明节直播扫墓你可否接受”“熊孩子背后的家庭教育”“网红的道德底线”都是曾湖仙最近课堂上讨论的话题。

“田国福在提醒沙瑞金在乡下搞调研的时候,别人把前任省委书记喜欢的网球场改成了篮球场,用了一个"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用的是否恰当?”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也被曾湖仙拿来在课堂上引用。

曾湖仙认为,最能概括他讲课特征的是“扩散性语文”和“生活化语文”。“扩散性语文”是指在上课的时候,不拘泥于某一个问题、一篇课文,比如一个问题在讲课时由于学生的思考,引发到一些其他问题上,这个时候没有必要限制得太死,可以围绕课文的主题和教学目的展开来讲。

而“生活化语文”,也是他的课被学生们称为“时评课”的一个原因。他每周会拿出一节课,让学生找当下比较热的新闻事件和话题,在班上讲5分钟,然后学生们一起讨论,或者两三周写一篇时评,把时评贯穿于课堂或课外。 “把他们感兴趣的新闻拿来讨论,学生们也很喜欢这一门课。”

曾湖仙认为,这样做可以培养学生们对现实、对生活的关注,“因为人不能只读书,不问社会,不问人生。现在的学生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批判的能力,这样的时评课可以让他们在课堂上去沟通,我鼓励他们说出不同的看法。活跃他们的思维,对写作也有帮助。”

他有时也会将一些新闻导入课堂,比如前一天的足球赛,《我是歌手》节目里的歌手,找到学生的关注点。

“老师要把握时代的脉搏,把握学生的思想,才能和学生产生共鸣。”曾湖仙说,“但是也不是完全跟着学生走,要有正确的引导。”

曾湖仙对澎湃新闻说,作为一个语文老师,除了是语文教学的专家之外,还要是一个杂家,如果语文教师本身知识面不够广,上课只是照本宣科,不容易吸引学生的注意。“就是要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经历都融于到课堂里面去。”

曾湖仙说他的兴趣比较广,各种书都看,包括历史,哲学,绘画,艺术的书,但他自谦自己是浅尝辄止,其实是个万金油。

同样,教学也给了曾湖仙充分的乐趣。“我觉得还是就是在学生当中,你和他们在一起,也会激发你的灵感,激发你的思考,尽管是同一篇课文,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学生,他们的见解也会有一些不同,教师的生活我觉得每一天都是新的。”

“当然如果你是一个认真教书的人,你会觉得每一天都是新的,如果你是照本宣科,应付式教书的老师,或者被应试捆绑的话,你会觉得很枯燥,在教学当中你要自己去发现,也应该要每天都有所发现。” 曾湖仙这样寄语年轻教师。

学生毕业前后都爱找他聊天

不少在校或毕业的学生抖愿意找曾湖仙聊人生的困惑,还有不少学生在微博、微信上@他,而曾湖仙总会讲讲自己所经历的人和事,或引述他人的例子,希望对学生们有所裨益。

曾湖仙说,前两天有一个学生晚自习的时候来找他,讲到他本身遇到的一些困惑,一聊就聊了半个多小时,“有时候我也愿意去听,他们有的时候就是需要人去倾听,能够被倾听,就得到一种满足了。”

“其实无论是课上还是课下,我都会充分听取学生们的意见,尽管我不一定同意他们的看法, 但是我会试着从他们的角度去理解,他们也比较认同这种比较民主的教学模式。”曾湖仙说。

原来在湖南南部一所乡下中学教书的时候,曾湖仙还曾经偷偷给一些家境贫困的学生汇款。“他们不会知道是谁,他们怎么猜,我就不管他们了。”

“没有必要给他们心灵上的负担,不然学生会觉得"老师这么关心我,我必须要怎么样怎样",他会有一个想法在心理,其实没必要知道,让他们知道有人这么做,世界上还是有一些温暖的,就够了。”

所以,被救济过的学生至今都不知道是他汇的款,据曾湖仙介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救济过的学生不止一位,每次至少百元以上。

“我本身对生活的(物质)要求不高的,所以并没有给我本人造成很沉重的负担。”

曾湖仙也曾在沉闷备考的时间缝隙里为学生寻找“娱乐元素”,比如上课迟到,他会被学生罚唱一首歌。他说虽然自己喜欢唱歌,但歌唱得并不好,甚至还跑调。

有一次唱歌,学生们很兴奋,就把矿泉水瓶往楼下抛,把一个老师(弄伤)送进医院去了,“搞得我好不安啊。” 而唱歌的方法效果确实不错,学生们轻松了不少,学习状态大为改观。

学生们的回报也让曾湖仙感动。

他说,2009年他教10届学生的时候,有一次因为他母亲去世,请了比较长时间的假,回校之后就准备赶紧上课了,结果全班每一个同学都站起来,吟一句诗,表达对老师的感情。

刘佳正是当时在场的学生,她说,当时他们班同学摆成了爱心的形状,曾湖仙很感动,当场就哭了。

刘佳说,不止是她,她认识的同学和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凡是被曾湖仙教过的,无不对他赞不绝口。“对学生的影响润物细无声,不经意就改变了很多人, 非常幸运,学生时代的一笔财富。 ”刘佳对澎湃新闻说。来源澎湃新闻记者)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有没有专门看白癜风的医院